伟哥在中国的坎坷之路

  • A+
所属分类:美国伟哥

伟哥在中国它是最成功的营销处方药。它创造了夫妻之间的快乐,创造了激情,促进了暗淡的学科,转向了繁荣,也见证了一系列奇异的社会现象,甚至创造了一种流行文化。

伟哥在中国之路

这种蓝色药丸在中国被称为伟哥(Viagra),专门治疗男性勃起功能障碍(ED),简称伟哥(Viagra),是辉瑞(Pfizer)的制造商。

在过去的14年里,伟哥的每一处外观——从霓虹灯店到性节目,从夸张到媒体上的新闻——都吸引了中国人的注意。

这次也不例外。2014年5月,冷静地接受伟哥的人们再次受到嘲笑-伟哥专利保护到期,家用伟哥迎来了春天。

据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网站介绍,广州白云山药业、江苏联环药业、珠海生化制药、北京中天康达制药等至少15家制药公司正在申请批准伟哥仿制药。河南天方医药集团已获批准,正在进行临床试验。“我们正焦急地等待国家统计局的批准。”广耀集团办公室主任黄佩丝毫并没有掩饰自己的兴奋。

国内“伟哥”即将来临。迄今为止,伟哥已在全球销售了超过3亿片药片,约有1000万名ED患者在其帮助下恢复了其生理功能。然而,伟哥在中国,它有能力超越医学。

伟哥在中国坎坷上市路

2002年9月4日,超过20家中国制药公司在美国国家知识产权局与辉瑞公司展开竞争,讨论治疗勃起功能障碍的药物van ai是否应该拥有专利。据西方媒体报道,“外国制药公司一直把这件事视为中国遵守国际知识产权标准承诺的试金石”。

早在1994年,辉瑞公司就提出了申请,申请“西地那非枸橼酸(viagra,俗称伟哥)”治疗男性的专利。这场戏剧性的专利纠纷直到2006年才结束。

“在伟哥在中国上市之前,伟哥被国内公司抢购,尽管多年来一直受到投诉,但最终被法院驳回,让伟哥申请‘伟哥’作为中国商标。”辉瑞中国向南方周末记者解释。

辉瑞(Pfizer)多年来一直困扰着的另一件事,是获准进入中国市场的障碍。

在伟哥之前,中国很多药物都没有提到性功能,只能表现出肾虚,催情,抗衰老等作用。伟哥明确针对ED治疗。

马晓年仍然记得1999年秋季阻止伟哥在中国上市的陪审团。他是中国性学学会性医学委员会主席,从事性医学研究和性教育20多年。

社会科学院的专家一致反对这项审查,理由是伟哥会导致婚外情和性犯罪的增加。

性犯罪有很好的人的功能。你需要吃伟哥吗?婚外情,如果他没有这种功能,还爱什么?马晓年回忆。据悉,在伟哥评价过程中,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还向全国人大、全国政协和妇联、文化部等部、委发出了来函征求意见,其中包括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等。

但是辉瑞的临床试验证明了这一点。

当伟哥在中国进行临床试验时,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泌尿外科主任医师贺占举发现大量声称患有ED的患者在医院门口挤满了,甚至叫医生到医生的房子要求“志愿者试验”,北京,上海,武汉。共有六家医院目睹了数千人的疯狂。结果令医生感到惊讶 - “效率高于80%。”

伟哥式营销

伟哥的成功得益于强大的市场营销。伟哥已经成为中国春药的同义词。其品牌标志清晰醒目,被称为“蓝色药丸”。

由于pde-5抑制剂(即“伟哥”药物)是处方药,所以一开始销售不佳。“在美国和香港等市场,处方药可以直接向消费者做广告。在中国,伟哥不允许直接向公众宣传处方药,这使得推广的难度加大。”辉瑞中国公共关系部解释道。

但辉瑞对中国市场的雄心是无法掩饰的。2001年以后,辉瑞公司成立了一个伟哥医药代表团,重点关注广州北部地区,以普及和教育医生。

电影“爱情与长生不老”记载了辉瑞在国外的营销实践。主角杰克·吉伦哈尔是辉瑞的医疗代表,通过推广伟哥,以及更多的女性和金钱,赢得了很多订单和促销。在杰克上班的第一天,一位性感的美女对他说:“你想得到更多的关注吗?”你想坐头等舱吗?“到这里来,你所有的愿望都会实现!”聚光灯照亮并击中了一个丰满的女人。她是辉瑞的金牌培训师。

与杰克·吉伦哈尔不同,辉瑞公司在中国的医疗代表都是有良好面孔的女性。当第一批医疗代表告诉医生关于伟哥时,许多医生会脸红。现在,他们被重新命名为品牌经理,医生们谈论从医学到个人生活的一切。

与跨国制药公司一样,辉瑞也设立了专门的医疗联络官(MSL),以提高其专业性。与销售代表不同,他们有医疗背景。

“中国是辉瑞最有价值的市场,但伟哥在中国的头五年几乎都处于亏损状态。”与其他公司不同,他们专注于培育整个医疗市场。“孙中山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主治医生”邓春华号医生说。

自伟哥在中国上市以来,辉瑞公司为年轻医生举办了一系列男科研讨会和培训活动,包括邀请来自美国、香港和台湾的男性和跨领域专家为年轻医生授课,并邀请医生出国留学。参加研讨会并建立专家网络。

在大众市场,辉瑞的营销更具独创性。最著名的是伟哥在ED治疗中的第一个“四级硬度”概念-使用“豆腐、去皮香蕉、黄瓜”四种食物来区分阴茎勃起硬度。

2011年,辉瑞在中国推出了男士健康相关计划,在一些零售店开设了男士健康中心。 2012年,辉瑞公司的“中国硬度”成为各大药店入口处的明确口号。

被改变的男科

辉瑞的巨大成功也使制药行业的研发像“伟哥”。一段时间以来,在主要制药企业的实验室中,至少有20种新型男性春药正在接受测试或批准。2004年后,拜耳的阿利达和礼来的谢力在中国上市。它们都是PDE-5抑制剂。

出乎意料的是,这种蓝色的小药丸填补了男性医生和病人之间的长期差距,从而改变了中国男性的发展。

曾经,这种病被称为“阳痿”,让无数病人抬不起头,也很难有勇气去求医,“腰背痛、肾虚、身体疲劳、老婆恨我”是病人常用的掩饰词。郭军,中国中医学院西苑医院男科主任,记得有些病人已经结婚五年了,在来现场看医生之前从来没有住过同一间房。

“过去,男性对ED的治疗大多是愚弄病人,开出的药物与安慰剂相似。”北京协和医院泌尿科主治医生李宏军回忆。当时,这种不圆满的系,连医学生都不肯来。1988年安徽中医学院附属医院设立了第一个“性医学专业”,但只有两张桌子、两张床、一张椅子和一名医生。

伟哥让病人看到希望。

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男科主任医师丘勇超回忆起一位82岁的老人刚出柜时正在找药。“当时我们医院只有三位医生可以开伟哥,我一想到就不敢给他吃,他一次又一次地吃了半片,效果很好。”

这些药物也使原本暗淡的泌尿科在一瞬间找到了出路。曾专门研究前列腺疾病、肾脏疾病和膀胱疾病的研究对象现在性活跃。曾经被广泛称为“阳痿”的贬义词ed终于恢复了它的真名:勃起功能障碍。

2014年,在世界上最专业的医学数据库Pubmed上,有5766篇关于伟哥的论文和4222篇关于PED-5抑制剂的论文。

万艾可生活”

长生不老药使患者的表达更加直接,性不再以传递家庭为唯一目的,性是婚姻和情感的重要润滑剂,性不健康是一种疾病,也是可以治疗的。

医生的普遍感觉是ED患者主动抱怨这种增加。 “有些人和妻子都可以,而且情人不能这样做,有些情况正好相反。压力过大,改变房间环境并不好。”

对伟哥的误解也纵容欲望和狂欢。蓝色药丸在红酒和绿色的灯光下,已成为刺激、时尚、前卫的代名词。”伟哥甚至成为高端礼品的代名词。每年元旦,在北京的一家三等医院里,总会有一些“病人”开礼物,因为“领导最喜欢”。

更夸张的是,有些人把玉米麸皮和西迪的非粉末混在一起,只花几美分就做了假的伟哥。2010年初,伦敦警方缴获了7万片“伟哥”、“希爱力”、“艾力达”等用于ed治疗的药物,价值946,972美元。“他们都是从中国运来的,本来是准备放在互联网上的。买。"

在光环的背后,围绕它的争论从未停止过。有些人把这种药物维持的生命称为“伟哥生命”。一个不可避免的问题是:伟哥是拯救男人尊严和婚姻关系的圣药,还是促使不道德的性行为随时可得?

他说:“使用伟哥作为壮阳药的正常男性可能会导致阴茎长时间持续肿胀甚至发炎,以及心理药物依赖。在服用伟哥的同时服用硝酸甘油可能会导致血压急剧下降,并可能危及生命。因此,只有在临床医生诊断后才能服用。”李宏军一再强调。

尽管伟哥已经是一种相当成功的药物,一些患者服用后的不良反应也不容忽视。服用伟哥后,有些患者对光线敏感,或者前面有蓝色幽灵。尚未证实这是否与伟哥直接相关,但医学专家认为,伟哥也可能影响一些在视觉形成中起重要作用的酶。

激进的艾滋病和性健康协会是鲜明的反对者。在他们看来,辉瑞不再把万艾可作为一种药物,而是作为一种快速消费品,通过销售保健品来运作,“这是极不负责任和狡猾的”。2007年1月,美国艾滋病健康基金会(AHF)将辉瑞公司告上法庭。

“万艾可开始利用年轻人做广告,让人联想起春药,而辉瑞则助长了艾滋病的传播。”律师Laola·布普洛里奥投诉。

灵药与性革命

除了质疑的声音,伟哥还见证了中国“性革命”在中国的兴起。

“长期以来,中国人一直在压制性行为,包括婚前性行为、性行为。由于抑郁症,人们总是如此隐秘,以至于他们甚至觉得自己对这件事不屑一顾。”90后的性用品店主马佳佳的想法代表了最新的一代。

在过去,中国人只能从各种隐藏和无处不在的方式中学习所谓的“性知识” - 电报杆上的小广告,男性医院传单和色情网站。

如今,社会再也不能忽视这一需求,迫切需要普及科学。在过去的五年里,主要治疗抑郁和焦虑的上海精神卫生中心的应颖医生转向了性心理学。2014年上半年,她在七个不同的城市就与性心理学有关的话题发表了演讲,讲座比预期的更受欢迎。

在上海这样的国际大都市里,年轻人对性的要求更高,对提问也更开放。她不称这些人为病人,而是“小伙伴”。"你手提箱里有多少套套?"

这一群体通常年龄在35岁以下,受教育程度高,智商高,收入高,他们接受不同形式的性关系,甚至成立了“妻子交换俱乐部”和多人性行为,利用真实的信息和照片在互联网平台上见面。

伟哥打开了一扇性开放之窗,性不再隐匿,一组数据可以看到。

在全球范围内,性玩具市场约为150亿美元。中国是性玩具市场的主要参与者,参与生产70%的性玩具出口到世界各地,1000多家公司日夜生产,年产值高达20亿美元。与此同时,国内性玩具市场也迅速扩大。 2013年,最大成人电子商务公司春水堂蔺德刚创始人提供的数据显示,性玩具的市场规模达到300亿元。

14年前,当伟哥在中国上市时,开出中国首个伟哥处方的学者们不会想到伟哥会对中国ED患者产生如此深远的影响。更别提中国的“性相关”产业将会发展得如此之快。

 

伟哥官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